第十七章 要牵手吗
底色 字色 字号

第十七章 要牵手吗(2/3)

   如果是演戏的话,那也太逼真了,还是查一下比较稳当,别留下什么隐患。

    望月秀知转校第一天,还真不知道学校医务室在哪。

    幸好只是伤着手,不需要背。

    东喜多阳就在前面引路,望月秀知抱着手腕在后头跟着。

    两人穿着柔道服,在学校里穿行。

    “笃笃!”

    东喜多阳敲了敲医务室的门,“打扰了!校医老师在吗?”

    没有人应答。

    东喜多阳又敲了一次,等了一会,还是没有人。

    “望月君你还疼吗?”

    望月秀知捏了一下自己的左手腕,除了本来的乳酸堆积,还有一点不适感。

    “感觉应该是挫伤,没什么大碍的,老师如果不在就算了。”

    东喜多阳看着望月秀知的手腕,觉得还是不行,受伤这种事可大可小。

    喊了声“失礼了!”就推门就去了。

    校医位置的办公桌确实没有人。

    但是后排给患病学生休息的床上却有人。

    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女老师躺在床上睡的香甜,连帘子都没有拉。

    望月秀知一眼就认出这是之前带他参观学校的浅野老师。

    他走上去,轻轻呼唤了几声‘老师’。

    浅野仍是睡得香甜,甚至还发出轻微的呼噜声。

    东喜多阳无奈地轻拍了几下浅野的肩膀。

    只见浅野皱眉,字正腔圆道:“爬!”

    站在床侧的二人都觉得有点哭笑不得。

    过了好一会,浅野才如梦初醒,“下班了?”

    回过神看到被两位学生围着,才知道还在上班时间。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刚刚小憩了一下下,同学们是有什么事吗?”

    “......”望月秀知。

    (您那是小憩吗?都有呼噜声了?还有麻烦您擦一下口水痕好吗。)

    当然,望月秀知不可能这么说,抬着胳膊到浅野面前。

    “浅野老师,我手腕好像扭到了,你能看一下吗?”

    “原来是望月君呀!你剪了个头发我差点没认出来。”

    浅野先是狠狠地揉搓自己的脸蛋,努力清醒过来。

    再牵着望月秀知的手,将他的袖子拉起来。

    “望月君还加入了柔道部呀!这么巧,我就是今年柔道部的顾问。

    虽然我对柔道一窍不通,但是帮你们看个跌打损伤还是一点问题没有的。”

    说着,仔细地观察着望月秀知受伤的手臂。

    一只手捏着他的手心,另一只手从手腕处一寸一寸往上按,看是否有出现骨裂情况。

    就在这时,望月秀知脑海里又响起那个声音。

    “获得浅野宁宁的才能:【围棋A】”

    望月秀知:???

    真的有系统?!不是我幻听?!

    望月秀知看着近在咫尺的两人。

    明显浅野老师和东喜多阳并没有和他一样听到什么,注意力都还放在他的手上。

    这是怎么回事?!

    早上研究得都快迟到了,也没研究出个什么,这会一受伤就触发了?!

    也不对呀,这次他听得很清楚。

    “获得浅野宁宁的才能:【围棋A】”

    这个浅野宁宁大概率就是面前的浅野老师了。

    获得浅野老师的才能,这是要靠接近或是接触,才能触发系统吗?

    【围棋A】?浅野老师不是个校医吗?

    为什么她的才能是围棋,后面那个A又是什么意思?

    等级?还是和性别有关?组合套装必修一?后面还有BCD?

    望月秀知一时思绪万千,脑子里乱糟糟的。

    就算现在明确知道了有系统存在,呼唤系统仍然没有任何回应。

    没有说明书,没有教学,没有AI的三无产品。

    这样的系统,就算给我,我也......凑合着用吧。

    “望月君!望月君!”

    东喜多阳打断了望月秀知无止境的联想,

    “浅野老师问你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头晕或者哪里疼有没有?”

    “没有没有......哎哟,我的手!”

    望月秀知下意识就摆手否认,一转手腕,幅度过大,带有咔嚓声,伴有疼痛感。

    浅野宁宁立刻给望月秀知按住,

    “你不要乱动,根据我的判断,是手腕跟腱轻微损伤。

    问题不大,只要注意未来几天不要动作过大,很快就可以恢复了。

    社团活动那边最好先暂停几天,我给你打个固定绷带,别你一不小心又造成二次伤害。”

    说完就转身去拿绷带。

    现在有东喜多阳在身边,望月秀知也不好明目张胆实验系统变化。

    只能听话固定好自己的手臂,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回书页 下一页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