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要牵手吗
底色 字色 字号

第十七章 要牵手吗(1/3)

    完全没有反应,一点变化没有。

    难道要被车撞才能开启?

    望月秀知心不在焉时,一旁的藤原十五夜收起平板。

    “看这么久视频,你们一时半会也记不住,还是得实操来加深印象。”

    她看看了其他人,东喜部长和大柴宽正在对练。

    宇佐美莲太郎一个人在那里练习护身倒法。

    就被叫了过来,“莲太郎!你过来这边练,让他们看一看,我一边讲解。”

    “好的,经理。”

    护身倒法,又叫受身。

    练习柔道,难免要摔倒对手或者被摔倒。

    而护身倒法就是练习摔倒时,如何避免受伤,如何减少力量冲击的动作。

    是柔道入门级的基本功,也是日常训练时的热身动作。

    护身倒法练不到位,很容易在训练或者比赛中受伤。

    藤原十五夜:“来,莲太郎,后倒护身法。”

    宇佐美莲太郎应了一声,随即向前平抬一足,双手向前平举,稍屈膝盖。

    身体使劲往后一倒,屁股着地的瞬间,双手拍打在垫子上,发出‘嘭’的一声。

    藤原十五夜走上前来,指着宇佐美莲太郎的后脚跟。

    对着两个新人说道:“练这个动作时,记住臀部向下时要靠近脚后跟。

    还有就是向后倒时前举的手臂不要过快的向下挥,这样容易被身体压住。

    望月同学你不要一直盯着莲太郎的脸看,看手臂。”

    她还是很语调平稳得阐述事实。

    反而是宇佐美莲太郎的脸红得都快爆炸了。

    其实望月秀知并没有盯着宇佐美吉祥物一直看。

    他只是眼神空洞,无神对焦,在研究自己可能存在的系统。

    但他也懒得辩解,就厚着脸皮挨过去。

    藤原十五夜:“注意听才不会受伤。

    手着地时是用的手掌,注意是手掌,

    手掌不抻直,很容易就挫伤手指关节。

    明白了吗。”

    “没......”明白还没来得及说出口。

    藤原十五夜:“明白了就试试吧!”

    “......”

    合着您是陈述句不是疑问句呀?!

    话音刚落。

    ‘嘭——!’

    津尾裕介就成功再演了一遍后倒。

    望月秀知看着已经爬起来的津尾裕介,

    “你有听到你背叛革命时我的心碎声吗?”

    藤原十五夜:“做得不错!”然后两眼看着望月秀知。

    平静如水的双眸,却看得望月秀知有点发怵。

    (刚刚是怎么说得来着?臀部向下时躯体伸直?手臂快速下挥?)

    想想自己起码两年以上没有真正意义上的运动了。

    昨天搬书导致的乳酸还在全身上下堆积。

    早上摔楼梯的场景历历在目。

    望月秀知下意识吞了下口水。

    ‘嘭——!’

    津尾裕介完成第二个。

    (该死!没注意看!)

    藤原十五夜拿着平板在一旁录像,为的是之后更好的讲解个人错误。

    但是她的眼睛却依然看着望月秀知。

    ‘喂,你收了钱的。’——这是望月秀知从她眼睛里解读出来的。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不紧张,不紧张。

    不就是往后一倒,伸直,手拍地板,‘嘭’就完事了。

    落差一米半的后倒整得像是跳蹦极一样。

    然后在藤原十五夜的视线里,只见望月秀知往后使劲一蹦,双手一撑。

    身边并排的津尾裕介甚至听到了‘咔嚓’的细微声响。

    转身就看到望月秀知抱着手臂在垫子上打滚。

    饶是藤原十五夜这种冷性子都有些无语了。

    三个注意要点做错两个,录像都可以拿去做错误要领的完美示范。

    部长东喜多阳听到声响,立刻靠上来察看情况。

    在他心目中,每一个成员都是柔道部独一无二的瑰宝。

    初步判断没有骨折,但是详细情况还是要去医务室检查为好。

    望月秀知痛过最初的那一阵,也缓和了很多。

    捏着自己的腕关节问藤原十五夜:“这算不算工伤?”

    藤原十五夜还在回想刚刚是莲太郎示范不到位,还是自己讲解不清楚。

    这样子简单的入门级动作都可以受伤?

    要不是之前在体育馆见过望月秀知听声抓球,都怀疑这家伙是不是运动白痴。

    签了契约书,上班第一天就工伤,自己是不是被套路了?!

    东喜多阳见望月秀知已经站起来了,但还是想带他去医务室看一下比较好。

    藤原十五夜同意了,毕竟刚才那声脆响她也有听到。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页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