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斩草要除根
底色 字色 字号

第十二章 斩草要除根(1/2)

    第二天中午刚吃完饭,柳小刀朝着三叔公家里走去,昨晚的准备就是为了今天。

    此时正是正午,阳气最旺的时候,来到三叔公家的时候,三叔公也正好吃完饭,由于脚的伤不能下地,这几天基本伤都是坐在床上。

    “刀了你怎么来了,随便坐。”柳小刀一走进去,三叔公热情的招呼着,还将电风扇朝着柳小刀这里移。

    “没事,不热!”柳小刀从袋子里拿出烟抽了一根递了过去,他其实不怎么抽烟,不过在外面走惯了,习惯带烟。

    三叔公接过烟,放手里倒着敲了几下道,“吃了没?听你娘说你这几天出去了,刚回来?”

    “嗯!去一个朋友那里玩了两天,昨天刚回来,三叔公您这腿好些了没?”柳小刀帮三叔公点了烟,自己也点了一根烟吸了一口道。

    “嘶!”三叔公狠狠的吸了一口,看了眼自己的腿,笑了笑,“就这样吧,这两天你婶子买了些香纸去烧,过几天应该就没事了。”

    “哦?我看看!”柳小刀站了起来走到床前对着三叔公的小腿仔细一看。

    果然!

    透过双眼,那支插在小腿的如竹签一样的黑色鬼箭上,缠绕的黑色雾气淡了好几分,看样子确实只要再过几天就可以消除了。

    不过柳小刀可不想这样,他现在可是盼着这点善念过日子。

    笑了笑柳小刀开口了,“三叔公,这次我去朋友那里玩,无意间将您的情况说了一遍,没想到我那朋友的爷爷也是一位奇人,他说这东西他能除,后来离开的时候我朋友爷爷给我两张符。”

    “哦?”三叔公先是一愣,随后笑笑。

    现在这个社会这样自言能啥啥的太多了,每年村子都会来上好几个,都是说自己法力高深,能帮别人祛病消灾,只不过都是一些行走的江湖骗子。

    “哎呀!三叔公您就试试呗,人家也是好意,不行就不行呗,您看我都将这个符给带来了。”要是以前柳小刀也是跟三叔公一样的想法。

    三叔公见柳小刀还真从怀里拿出了一张符,知道他是一片好意也没有拒绝,成不成反正也无伤大雅,“成,三叔公知道你也是一片苦心,那就试试吧!”

    “得嘞!”

    柳小刀听到大喜,立马道:“三叔公您先躺好,很快就完事的,就算不行也图给心安呗。”

    见三叔公躺好,柳小刀脸色一收,变得庄严起来,也带着几分凝重,这是他第一次施法,多少有些紧张。

    “瞧你这模样,能不能有些出息,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要与鬼王大战呢。”

    千善的话语在脑袋里响起,带着一丝取笑。

    不理会千善的话,柳小刀金刚剑指敕符,嘴上开始念起了口诀。

    “万邪可破,万煞可驱,天地无极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敕!”

    啪!

    口诀一念完,持符的手如闪电一般,啪的将符贴在三叔公小腿那道黑斑上。

    哧啦!

    这声音就像是烧红的烙铁划过雪堆,三叔公腿一抽动一股黑色的雾气冒了出来。

    这是柳小刀也感觉到了一股莫名的东西钻进了他的体内,整个身体感觉到了一种舒服感。

    脑海里千善则是开心的叫了起来,“是善念,整整一千多年了,还是那个熟悉的味道。”就连千善的本体光芒都要亮了几分。

    这就是善念吗?

    嘭!

    忽地屋外刮起了大风,吹的大树是哗哗响,吹的门窗不断的来回摇摆发出嘭嘭声!

    刚刚还是不见一丝风意,这突然就来了这么大的风,这风有些古怪,太不正常了。

    “那东西知道自己的法术被破了,来作祟了。”千善的话语响起。

    那东西?

    柳小刀知道了,将手里的符纸收了回来,原本黄符纸已经变得有些暗淡,还带着一丝黑色,这张符已经没用了,将符放回袋子。

    外面的风来的快去的也快,外面又恢复了原来的样了。

    “三叔公可以了,您试试。”柳小刀露出一个微笑道。

    半信半疑的三叔公抽了抽腿。

    咦?

    好像不痛了,原本他只要稍微东西下,这腿都是钻心的痛,又试了几下,果然,一点同感都没有了。

    “高人啊,小刀你那朋友的爷爷真是高人啊。”三叔公一脸的欣喜。

    “呵呵!有用就好,只可惜只给了我两道符。”柳小刀有些惋惜道。

    “哎!这东西有一道那就是天大的福缘了,怎么还能多奢求。”三叔公摇摇头。

    “嗯也对,三叔公这里还要一道也给您吧。”说着柳小刀又取出一张符递了过去。

    三叔公立马推迟道,“刀子你这是干嘛,三叔公腿被治好就已经是托了你的福了,这等仙家宝物,我怎么能要。”

    “别,三叔公您别推迟啊,这符也是我那朋友的爷爷交代过的,要我给您,您贴在大门上就可以了。”柳小刀立马换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页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