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三生轮回(上)
底色 字色 字号

第六章 三生轮回(上)(1/2)

    血湖底,荒天依旧在躺在湖底一动不动,仿佛死掉了一般。

    荒天全身偶尔迸射出青色火苗,荒宇将这一刻看到眼里。荒宇知道,这是将最后一丝灵魂上的火种泯灭,干干净净一丝不剩的将冥炎从身体中剔除。这是一种冒险,因为将原本就残缺的灵魂加以分裂丢弃,这种情况对于外人讲绝对是自取灭亡!可是如果对于在荒宇帮助下的荒天来讲,也只是一种牺牲,一种让自身涅盘的牺牲。

    当荒天要挥舞那一拳的时候,荒天在血湖底的本体上最后一丝青色火苗在血水中炸裂殆尽,这是在宣告荒天这一生也不可能在去获得那一份曾属于自己的力量了——冥炎只能存在于那份亲昵的回忆中。

    荒天的本体逐渐黯淡,仔细看的话,会观察到荒天身上有细小的裂纹浮现,在身上每一寸肌肤上延伸、蔓延。几息之内荒天全身满布裂纹,就像一份随便聚合的花瓶般,一触即碎。但是,就算是这样一种状态,荒天也在下意识的吸收血水。

    但是荒天的真身,已经到了一个临界,最后终于在血湖底由于身体承受不住压力而破碎!

    荒宇默默地注视着这一切,轮回空间的天空上出现他的脸的虚影,毫无表情的注视着着一切,显然一切都在他的预料之中,天空上的虚影虽然并不是真人,但是眼神从来不能被眼神,他的眼神在诉说他很期翼荒天的蜕变。

    真身碎片在血湖中沉浮,荒天的血液也流入血湖成为其中的一份子。随便什么规律的在一定范围内游走,似乎有什么力量在牵引着它们不至于他们被血湖所淹没失去方向。一团团的碎片在无形的力量包裹下,逐渐聚成一个球的范围,随便在其中不停滚动。

    不知这种状态持续了多久,时间在这里似乎没有一个清晰地标准,过去了也许是一年、两年、十年、百年般沧桑,亦或是几息之间或者仅仅一瞬而已。碎片被无形的力量聚合的越来越小,知道一瞬从碎片的正中央隐现一抹赤红色光芒。

    赤红色光芒有时鲜艳无比,最后却陡然变为诡异妖媚的暗红色。或隐或现的,像是一个人刚刚正开惺忪睡眼般。

    “呦,复苏了吗?至尊血脉要不安生了,哈哈!”荒宇饶有兴趣的看着这一幕,默默思量着。

    突然,那红芒不再在隐现之间游走。光芒越来越盛,赤红与深黑变换之间,荒天的身体碎片在快速旋转,血湖底因此内部湖水翻滚的不停愈来愈狂暴。当里两色光芒融为一体时,诡异的暗红色再次浮现,紧接着四面八方的血水竟然再次被身体随便吸收,不一样的是这次如鲸吞般贪婪的吸收着湖水,只见湖水的水位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下降,如同湖底部有一个无底洞在无限接纳它们一般。

    精神世界中

    世界像是恢复了正常,一切都如同外面的世界,没有了奇怪的重力,也没有了奇怪的塔群,仿佛自始至终那些东西就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明源国是个泱泱大国,在周围诸侯国势力之中算是个巨无霸。国内皇族挥金无度,富商也一掷千金,这里好像是人间的天堂般。可这都是虚伪的表面,在这些人骄奢淫luan之下,确实举国上下的难民,贫农。那些穷困潦倒的饥荒之地,成了皇城的夜夜笙歌,长夜如明的生活最讽刺的写照。

    这是一个宁静的小村。在村头,一个书生毫不疲倦的念叨着手上的书卷,在这个美丽的清晨一人一书一村在旭日下别样怡人。

    对于乡下这样身世背景并不显赫的人们,没有任何的出路,大多都只能世代农耕,勉强糊口。书生是村里唯一的一个读书人,村里的人大多都不看好他,认为他只是为不想务农找一个理由偷懒。

    背地里,乡亲们都为他那年事已高却还在田间务农的父母惋惜。也有人看不下去,劝他别读书了,去帮帮父母。可他却说,读书,可治天下。能治穷人的劳苦,能治穷人没有出路的现状,能治天下人心中的不公。结果把人家说的值得悻悻的走开。

    这时,一个女子脚踩青莲步,悄悄的靠近那男子的背后,看架势是想吓一吓他,眼看她的手就要拍到书生的肩头了。

    书生毫无预兆的探出右手抓住了马上就要落在自己肩头的小手,“冰儿,我早就知道你来了,你吓不到我的,嘿嘿!”

    这女子是隔壁雇农家韩老汉家的女儿——韩冰儿,韩老汉一直以自己女儿貌美,操的一手好针线活而自豪,觉得自己的女儿必定要找一个富家子弟,最好是个当官的才能嫁。

    可未曾想,自己的女儿却偏偏钟情于这个从小跟他青梅竹马的穷书生。他也知道这书生确实是用功读书,可墙倒众人推,在村里的流言蜚语下,对于自己女儿倾心这个穷书生,一副非他不嫁的样子,自己也只能唉天叹地,期望穷书生可以中次第。

    女子显然有些吃惊“天哥,你怎么知道我在后面啊?我肯定自己走路没有发出什么声响啊。”

    “哈哈,想知道吗?”书生放下手中的书卷,扭过身子面对着女子,心中满是欣喜。

    “当然,当然想了。”女子像个高兴的小鸟般回答道。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页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