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梦家梦琪。
底色 字色 字号

第10章 梦家梦琪。(1/2)

    当然,若是两家结缘那么陈家便会成为这凌天帝国最耀眼的存在,可如今的问题是,白家家主白震雄究竟与白清姿有没有血缘关系,若是有,那么白震熊愿不愿意承认白清姿这个女儿呢。

    陈炫很快的将事情在脑子里过了一遍。

    走出拐角,陈炫老远就看到自家门口站着一位风姿卓越的少女。

    这位少女不是别人,正是陈炫三个未婚妻之一的梦琪。

    梦琪向着陈炫招了招手,陈炫露出了一个充满阳光的微笑。

    “陈炫,你回来了。”梦琪打了一声招呼。

    “嗯,有点小事,办完就回来了,进屋坐,府上新来的丫鬟沏的一手好茶,你可一定得尝尝啊。”陈炫当即说道。

    然而梦琪却是看了陈炫一眼,美眸之中闪过一丝复杂,而这一丝复杂却被细心的陈炫收入了眼中。

    只见梦琪沉默片刻,便开口说道,“陈炫,我有件事想跟你说,我们换个地方好吗?”

    “我家附近有一处园林,哪里的荷花池景色非常美,并且还没有什么人,我们就去哪里。”说完,陈炫便主动的牵住了梦琪的手,向着他口中的园林走去。

    一直尾随的三个随从很有眼色的站在原地,目送自家少爷离开自己的视线。

    看到离去的两人,三位随从中名为离的少年掐指一算,说道,“离卦,重离之间,前明将尽。”

    话语刚落,一旁的巽便接到,“也就是说,少爷与梦琪小姐的缘分尽了?”

    离慌忙摆手,“咳咳,我什么都没说,我什么都不知道。”

    ……

    正直初夏,荷花盛开,树荫下,陈炫静静的看着那喜人的荷花。

    陈炫撇了一眼心事重重的梦琪,星海图。

    融天境界后期,地阶锻体功法,花仙决,修炼此法,禁忌男女之事,破解之法,攻其下路。

    陈炫漫不经心的对着梦琪说道,“你……是来退婚的吧?”

    梦琪一愣,脸上浮现一抹不敢置信的神色:“你……知道了?”

    “看来是了。”陈炫看着梦琪白玉无暇的脸庞,平静的说到。

    “我……”梦琪还想说些什么,但又不知道怎么开口。

    “那么事情既然说完了,那回屋与我喝杯茶?”

    “对……对不起,是我太自私了。”梦琪底下了头,眼睛不敢直视陈炫。

    陈炫则是悠悠的看着眼前的湖水。

    风吹过,在太阳的光辉下,水面波光粼粼。

    梦琪晃神了,陈炫的表现似乎对自己没有丝毫的留恋,退婚就是退婚,退就退吧,爱情这东西你情我愿便好。

    或许……男生都是这么简单吧,你诺愿嫁,我便愿娶,你若要走,我不挽留……可是,感情这种东西真的就这么简单吗。

    “改天吧,再见!”梦琪用一颗水晶球召唤出了坐骑,跨上两人高的飞鸟,一阵风儿吹过,飞鸟便载着梦琪,离开了陈炫。

    而陈炫站在原地,就如同一个大布娃娃一样,平静的好像这事情与他无关一般。

    良久,陈炫便回到了家中。

    “爹,梦琪找我来退婚了。”一会到家,陈炫便把这件事告诉了陈渡修。

    “嗯,我知道了,乾,你去一趟李家,告诉李冲天,她女儿可以做偏妻了。”

    “爹,除此之外,我还答应了白清姿一件事情……”

    “白清姿吗?嗯,那天有空我就去白家问一下,把这门亲事给说一下。”

    看着父亲的反应,陈炫松了口气,“那我就回房间了。”

    “对了,说起亲事,你也到了合适的年纪,今年冬季有三个吉日,白家的事情一旦说成,那么就把这三庄婚事给办了吧。”陈渡修如此说道。

    陈炫愣了片刻,点了点头,“嗯,好的。”

    夜晚的星空格外明亮,陈炫坐在院子里的软椅上,盯着星空格外出神,忽然,一双手蒙住了陈炫的眼睛。

    “猜猜我是谁?”白清姿在陈炫的身后调皮的说道。

    陈炫不惊不喜,“坤安排的院子住着可好?”

    “还行,比我之前住的可要好很多呢。”

    “我想听故事了,关于你的。”

    白清姿大胆的揉着陈炫的脸,“我的故事有什么好听的呢,无非就是白家家主开了一下荤,在一个错误的夜晚,做了一个错误的事情,造出来一个错误的孩子,然后因为所谓的身份,受到家里人都排挤,然后被赶出来,在外面自生自灭的一个俗到发腻的烂故事,这种故事有什么好听的呢,”

    “那么,你能给我说一下,你是怎么预料到我会被退婚呢。”陈炫看向了白清姿,散懒的倦容上,带着几分严肃。

    “凌天帝国里面,人人皆知陈家家主陈渡修喜欢高调做事,然而在众多高调的事情中唯独一个信息没有透露出来,那,就是陈家大少爷的修为。”白清姿在陈炫的椅子上挤了挤,“修为这东西是大事,小到入门,大到突破,家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页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