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道祖秘闻。
底色 字色 字号

第9章 道祖秘闻。(1/2)

    “底蕴?在凌天帝国还没有成立时,帝王楚正龙与陈家主陈渡修便是生死至交。”

    “凌天帝国已经成立将近三百年,如今的陈家家主与凌天帝王却依然风华正茂,莫非其修为早已是……”

    众人不禁噤声,默默的收住了这个话题。

    “这陈公子摆的宴,一般人还真没胆子吃啊。”

    可话音刚落,一位衣着朴素的少女便踏入了酒楼。

    一时间酒楼中扯闲的人们都停了下来,带着疑惑看着那个与这纸醉金迷的环境格格不入的少女。

    身着粗布麻衣,说明这位女孩来自主城之外,而主城之外的住户只有贫农,一介贫农,是绝对没有在这里消费的家底的。

    而唯一的可能便是……

    只见少女来到了陈炫的面前,开门见山似的说道,“听说你喜欢听故事。”

    陈炫看着少女那清澈的眼眸,记忆里似乎泛起了一些波澜。

    他没有正面回答少女的问题,语气中带着些许的疑惑的问道:

    “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面。”

    少女先是一愣,而后优雅一笑,“陈公子说笑了,我家在城区之外,在葬灵山脉采药为生,以公子的家室又岂会与我相见。”

    陈炫没有搭话,伸出手道了一句“请。”

    “我要讲的故事,是真武院的道祖,游元机的故事。”

    此话一出,四下皆是一静,真武院在葬灵山脉的另一边,是大陆西南的第一大宗,底蕴千年,其老祖是谁叫什么名字,这天下还真没几个人知道,毕竟实在是太遥远了。

    如此一说,陈炫也是起了兴趣,毕竟之前听说的故事都是大陆上四面八方的见闻,那些事情实在是太遥远了然而真武院与自己只有一座山脉的距离。

    千年前的人们对修仙有着近乎疯狂的追求,他们敬仰上天,谨遵天道法则,夜不闭户,路不拾遗是当时的真实写照,那时的游元机便已是一尊圣人,可是无论他如何的努力修炼,修为都无法提升分毫,无奈的他只好云游四方,寻找成仙的机缘。

    一天夜晚,一颗天陨自天而落,恰巧落在了距离游元机的不远处。

    天降之宝,人皆向之,游元机亦不例外,凌空向着那天陨方向飞去。

    不过片刻,陨石旁几乎同时落下了两尊圣人。

    一尊是游元机,而另一尊则是周国皇帝周宇。

    二人看向那天外来物,却发现那只是两部卷轴。

    一部金光灿灿犹如初升朝阳,一部寒光冷冽犹如夜间寒月。

    不等周宇说话,游元机便开了口。

    “这两块宝物自从天降,必引世人争夺,以你我二人的修为恐怕无法独善其身,而我手中正好有块普通星陨,可以将其替代,而这两卷经书不如你我二人就此平分。”

    周宇自然不想要事情闹大,毕竟事情虽小,却关乎着自己国家的命数。

    点了点头“我是主,你是客所以由我先挑。”

    说罢便拿走了那部日之卷,游元机自然也没有多言,收走了月之卷。

    随后便将陨石丢入坑中,掩盖了天降卷轴的事实。

    然而事情发生不久,周宇便因为神魂灼毁而陨落,而游元机则来到了大陆西南这贫乏之地开院立派,不久后功法大成,得道飞升。

    飞升之前,游元机留下了自身的两样财富,一件是助他飞升成仙的功法,一件则是装载了他毕生所得宝物的宝库。

    并嘱咐弟子们,若谁能参悟我设下的局,便是我真武院的下一任院长。

    然而千年过去,真武院只有长老,没有院长,而游元机留下的两样财富,也被如今真武院列为禁地,由两尊圣人看管。

    到此这篇关于游元机的故事就讲忘了,没有精彩的打斗场面,没有峰回路转的悬念。

    可是故事里,却包含了一件让陈炫陷入沉思的信息。

    酒楼里的人们摇了摇头,似乎觉得这个故事简直无趣。

    毕竟在他们的眼里,圣人就是一个不服就干,一人成圣万骨枯的存在。

    估计要不了多久,这信息就会成为笑谈而后被人遗忘。

    “有趣,你还有故事吗?”陈炫露出了一个颇为感兴趣的表情。

    “有啊,但这故事一顿饭可换不来。”少女俏皮一笑。

    “那么你想要什么,只要在我能力所及之内,我便尽力满足。”陈炫如此应口,引得酒楼内一阵唏嘘。

    “若是公子身无婚约,便得娶我为妻。”

    还没等陈炫说些什么,一旁的人

    “哈哈哈……天啊!”

    “这算什么,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呦呦,我听到了什么?一个贫农家的娃子,也想攀上陈家大少这梧桐?”

    “别想了,傻姑娘,陈家大少爷自娘胎就有了三庄婚事,嫡妻乃凌天帝王楚正龙的女儿楚茜;偏妻乃梦家家主,梦中龙的女儿梦琪;下妻乃李家家主李冲天的女儿李妍,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页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