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练剑(8)
底色 字色 字号

第十八章 练剑(8)(2/3)

枪一刺,陈量并不接招,直往后退。身边一个兄弟不知厉害,举刀砍下去,被长枪一记滑杆子,刀脱手飞了出去,枪势一刻不停地扫到他的身上,就见他惨叫一声,像个破布袋子摔了出去,落地已经气绝身死。

    这杆大枪一经舞动,就如一条肆无忌惮的长龙,卷起呼啸的厉风,刺谁谁死,挑谁谁亡,枪下无一合之敌。

    对方二十余人转眼间就死得只剩下陈量,被逼在枪势之下,拿长铁拐挡了一记,大枪不转不摇,好似根本就没有碰着,浑然无碍,直直地刺入了他的身子。

    枪头拔出,被楚客行单手持着甩了半圈,血水在地上画了一道规整的半圆。

    他转身向推车走去,打开了包袱,拿出一顶范阳毡笠,戴在了头顶,又拿出一件衣服,和一双快靴。

    黑色的春秋侠士服,换下身上的短袄,袖口紧束,缚上发亮的老牛皮腰带,扎了腰身,便将他高大健壮的身材更衬托得虎虎生威。再把草鞋踢了,换上了白底黑面的快靴,已然是一副江湖豪客的打扮。

    心知距离方子墨不远,楚客行便无意乔装,挑了这些人留下的一匹健马,疾驰而去。

    江湖行路,二、三流的江湖客是用眼看,一流的高手是用耳听。他一路在马背上运足耳力,约行两里地,听到了前方密林深处隐隐约约散开的打斗声。

    穿进密林,就见到了一座荒弃的庄园,破墙洞里满是来回飞跃的身影。

    马不停,被双足夹了马腹,吃痛之下撞进了残破的墙,枪影抖出,三名不及防备的江湖人就被挑飞了出去。

    在场之人被他声势所夺,一时间都停了手。围着方子墨与张晴子的谢鼎喊道:“是楚客行,老鬼,我俩拦住他。”

    楚客行未停下马,绕场而奔,又挑飞了两名自洛阳赶来的江湖人,对张晴子说道:“上马!”

    一时间场面紧张,原来张晴子前面被众人围住,吃了林老鬼一刀,砍在腿上,已是行动不便。方子墨为了护她,内力耗费颇巨,有谢鼎,林老鬼,野狐子三人联手,他已无胜出机会,找了空隙杀了两名江湖汉子,就陷入在包围里,勉强抵挡。

    楚客行一到,谢鼎与林老鬼上去,拦住了他,也挡住了张晴子。

    曾经在长安都是熟人,楚客行自是不必客气,枪影像黑龙似地卷将过去,滑杆子抖开了谢鼎,却被林老鬼紧跟着一刀阻了枪势。

    他转马绕走,两条身影便在马的两边飞奔跃走,或进或退,纠缠不休。另一边野狐子与谢鼎两名手下,还有洛阳来的六名江湖汉子,挡住了方子墨的长剑。野狐子一柄拂尘挥舞得水泼不入,若是往常,方子墨十招之内就能将之毙于剑下,可当下要护住张晴子,且内息不足,竟与几人斗得难解难分。

    楚客行看局面对方子墨与张晴子不利,就带着谢鼎与林老鬼两人,绕了过去,飞身下马,回身挺枪抖出无数枪影,嘴里喝道:“嫂嫂,你先走!”

    张晴子见马跑来,又使了那一招追光断影中的招式,虽身子不能跟上,但剑光犀利却让身边的人为之一退。她趁机翻身上马,脱离了战圈,一边策马而去,一边回头高喊:“小楚,把你方大哥给我安全带出来!”

    楚客行下马后,威势一涨,他拿枪历来不喜多话,前面两次开口都只为让张晴子安然离去……这时又厉声喝道:“今日挡我者死!”

    他这一杆大枪最擅群斗,无惧人多。先后拜师多位名家,后到长安遇上方子墨,几人组建了信义盟,一边替人转运物件,一边研习枪法,到定风波剑会,已是将所学枪法融会贯通。可刺墙上飞蝇而不破墙面,两人合抱的老槐树,一杆子就能扫断。

    谢鼎以一手当涂剑法号称长安剑王,也只能在枪势之外纠缠,入不得枪圈半步。血肉屠夫林老鬼刀法实际管用,杀招不显,一显就是血肉纷飞,之前张晴子便是一招不慎被砍伤了腿。这个时候也不拼命,只拿住了守势,不让大枪滑开护身刀。

    拿不下这两人,楚客行并不恋战,长枪本就是一往无前的兵器,任由谢鼎与林老鬼在枪势之外伺机而动,只拿了枪逼开两人,转身来到方子墨边上,连出三枪,挑飞了三名洛阳来的江湖汉子。

    他这一手挑枪式乃定风波剑会后在江湖流浪时所创,已至大成,自号“单手挑天下”。虽不及楚霸王的单手十八挑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但当今武林,睥睨纵横,亦是少有人敌。

    那边原本抵挡方子墨长剑的野狐子见他这般威势,连长安剑王与血肉屠夫都近不得身,有心要接他一击大枪,便跃身迎来,说道:“莫要猖狂,贫道来会一会你!”

    楚客行不与他言语,枪身抖动,滑杆子四五下,抖开拂尘,劲道直入野狐子体内,这道人十分狼狈地滚地翻了出去,作势了一会儿也没有爬起来。

    谢鼎眼看楚客行就要对付自己的两名手下,再顾不得,运足了全身内劲,挺剑连切枪身,打得火星四射。楚客行反手就是一招挑枪式,挑得谢鼎手中长剑悲鸣不已,虽拿捏着长剑未被挑飞,但整个身子歪斜地退了出去,面色泛红,已是身受内伤。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回书页 下一页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