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人间无用(7)
底色 字色 字号

第七章 人间无用(7)(1/3)

    圣手老李不是老鼠,自然不能一辈子都生活在地底洞内。

    他从医苑后室的一条密道走出,来到城中毫不起眼的一处小院。

    一名十五、六岁的少年郎正在屋檐下读书,见他自屋中走出来,马上放下了书,拜了个礼,喊了声师父。

    这少年是老李的唯一传人,叫于亮,已经学得老李四成本事。

    “徒儿,你跑一趟醉仙坊,去和那剑客约个时间。”

    老李一番交代,于亮便要走,又被他叫住。

    “看你神色,似乎有事不明?”

    “师父,那叶前辈也是你的朋友,为什么叫他去送死?”

    “怎么成了送死?”

    “嘿,师父,徒儿又不傻!就算是七年前的叶前辈,碰上那剑客,也是惯例输一场,何况是退出江湖七年的现在?”

    “师父怎么会让他去送死呢……他都退出江湖了,自然不会自己去找那剑客决斗。师父料定,他必然会叫方子墨帮手,只要姓方的出手,那剑客还能赢了去?”

    “哇,师父你真是老奸巨猾呀!”

    “这个马屁不错,再来一遍。”

    “师父您真是英明神武!”

    于亮站着不动,就看着师父举起来巴掌……

    “怎么还不去?”

    “有一个问题,徒儿想到现在还是想不明白。”

    “不明则问,这么简单的道理还要为师重复多少遍?”

    “叶前辈那时候明明有一身强横的内功,还有高明上乘的剑术,为什么一直都在输呢?”

    “哎,因为他病了。”

    于亮愣住了,抓了抓头皮,问道:“莫非是我医术修为太浅,没有发现他的病症?还请师父指点!”

    老李伸指点了点徒儿的脑袋,说道:“他这里病了,病根就是那本无用剑法,据说是某一座山中一个无名老人传给他的,也不知是真是假。在他练这剑法之前,光凭昱王剑的一百一十六手追光断影剑法,和观云道长的上清派至圣剑法,就已稳胜凌云剑仙方子墨了。可他学了无用剑法之后,便如同走火入魔了一般……出剑乱七八糟,毫无章法,与人对剑都走不了十招!哎……好好一个剑法出众的剑客,便一落千丈,到了后来,江湖人都叫他‘人间无用’,他就彻底没有江湖路可走了,最可惜的是输了定风波剑会……完了,毁了。”

    于亮被吓住了,呆头呆脑地问:“师父,这个病太可怕了,有没有办法治呢?你可得教教我!”

    “你这一脸慌张的,是做甚么?”

    “我怕呀,万一我也得了怎么办,我可不想成个废人!”

    “就你这傻子还想走火入魔?你可知道,为师在江湖中二十载,就见过一个天纵奇才,有他珠玉在前,连长安使剑第一的方子墨都不算什么……叶云生啊叶云生,能让观云道长不惜违背上清派杜天师的遗训,将唯有天师可传的至圣剑法传给他,可说是整个江湖几百年来绝无仅有之人。”

    这对师徒一时间沉默了下来。

    最后,师父拍了徒儿一脑门,骂了句:“痴人说梦,走火入魔也是要挑资质的,就你还想跟他一样?”

    徒儿可劲儿地跑了,嘴里却在嘀咕,“说我傻子,你干嘛还要当我师父呢?”

    气得老李直跳脚。

    …………

    于亮先去了一趟醉仙坊,那名剑客孤身一人,瞧着温文尔雅,守礼低调,一柄十分普通的长剑就搁在客房的桌子上,还给他请了茶,丝毫没有因为于亮年纪轻轻就有所怠慢,更不因要对付圣手老李,就给他这个传话的人冷言冷语。

    不过,身在江湖的圣手传人,自然不会天真地认为两人相处就是邻家闲谈,江湖中该讲的仇必须是用血来书写的。

    谈妥了决斗的事情,他就跑到了东市。

    叶云生每日都在固定的位置摆下面摊,很容易就能找着。

    于亮以往没有来他这边,这还是头一回,远远地见着了,反倒停下了匆忙的脚步,发了会儿呆。

    他怎么也想不到,远处木然站在炉子后面的男子,会是师父嘴里那名江湖二十载唯一见过的天纵奇才!

    那个男子头戴竹笠,穿着一身短袄,破旧的腰带油腻腻扎着一块麻布围裙,下身是一条只到小腿肚的麻裤,脚上一双草鞋,这么冷的天,短袄里面还露出来一点芦絮。他身材并不健壮,看着有一丝瘦弱,背不宽阔,臂膀也不显粗壮,一张普普通通的脸在锅子里冒出的热气后面,忽隐忽现,浓黑的眉毛,无神的双眼,嘴边一圈乱糟糟的胡须,都看不见嘴角了。

    于亮呆了好久,因为他不敢相信。

    “叶前辈。”

    叶云生看了看他,也不露笑,只点头说道:“你是老李的徒弟?”

    “对,我叫于亮。”

    “约好时间了吗?”

    “约好了,明天卯时,长安城外白马坡。”

    “对方是什么来历?”

    “这个师父也不知道,我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页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