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人间无用(6)
底色 字色 字号

第六章 人间无用(6)(2/3)

流了下来,他用指尖抚去,然后将指尖放在太阳穴上。

    只要运足内劲,插进去……

    他不怕失败,不怕被人嘲笑,但他怕伤害身边关心他的朋友,为此宁愿荒废这一身剑术。寒暑早晚,血泪汗水,天大梦想,舍去遗忘,过一个平凡人的生活。

    他又一次恨自己,痛恨自己。

    若不是退出了江湖,张晴子会跟他成亲,那时候将晴子托付给方子墨,后来为什么要后悔呢?子墨没有做错什么,生不出孩子不是谁的过错。

    他全身一紧,然后像一只被扎破口的气囊,一点点瘪了下去。他坐起身子,任由浅海棠拿热乎乎的软布擦拭,然后默默地穿上衣服,靠在墙角。他的情绪完全地低落下去,再没有什么比做了让自己悔恨的事回忆在脑海中更无奈与痛苦。

    改变不了从前,又对以后充满了绝望。

    他甚至不知是怎么回到了家,不知是怎么入睡的。

    只记得,在和方子墨告别时,他答应了,会去赵员外那边教剑。

    第二日醒来,大雪封门,街上的积雪已可没入脚背。

    他一样运功,一样烧面,一样推车上街,在老位置做生意,只是比往常更显得疲惫,显得冷漠。

    快到傍晚才回到家,等天黑妻子女儿都睡了,他从房梁上娶了剑匣,直接去找圣手老李。

    这回老李没有在黄泉医苑,而是在外边的石厅里,坐在桌边,几碟小菜,一壶热茶,身边地上摆了十几支蜡烛,加上石壁上悬挂的油灯,整个石厅亮光充足。

    他见了叶云生,没好气地说道:“不管饭,把钱放下,等我吃好给你药。”

    叶云生将剑匣放在桌上,震得几只碟子一跳。

    “剑?”

    “记得以前你经常说,喜欢这把剑的。”

    圣手老李的脸色一变,放下了筷子,双手扶在膝头。

    “你舍得将这柄剑给我?”

    叶云生古井无波,好似桌上的东西已经完全不放在心上。

    “其实,我早该想明白……人都不在江湖了,还守着这把剑做什么。”

    圣手老李还是没有伸手,他仔细地思考了片刻,然后说:“我不要你的剑。”

    “为什么?”

    “因为我不是叶云生,我不配拥有这把剑。”老李的目光落在叶云生脸上,还是以往那种冰冷厌烦的眼神,可说出来的话却是温暖热情的:“就算你退出江湖,不再用剑,我也不想你失去它……不管你过的如何,是不是人间无用,你终究是我的朋友。”

    叶云生闭上眼睛,过了会儿睁开看着桌上的剑匣,他低声地说:“我实在拿不出一百两银子。”

    圣手老李冷笑着说:“我知道你拿不出,没有关系,你只要答应我一件事就可以了。”

    “什么事?”

    “前段日子,救了个不该救的人,然后就有人要我的命,害得我连上街都不敢。”

    “这我帮不了你,我退出江湖了。”

    “我不能坏规矩,看病治人,不能少钱。”

    叶云生推出剑匣,说道:“收下剑,给我药。”

    圣手老李的圆眼认真地看着他:“要么答应我的条件,要么让张晴子的肚子大起来,反正方子墨没有孩子。”

    叶云生一下子就怒了,一掌打得石桌崩裂碎了一地,提着剑匣骂道:“信不信我撕烂你个鸟嘴!”

    “来啊,我怕你个鸟人!你不是退出江湖了?”

    “我卖面条就不能揍你了?”

    “你信不信我勾勾手指就有十几枚子午断魂钉射向你,还有铺天盖地的无常魄离散喷出来?”

    “你勾啊,快勾啊,我一百一十六手追光断影剑法是耍来好看的?”

    两个年纪都快而立的男人大眼瞪小眼,吵得跟小孩子似的。好半天,叶云生才泄了气,无力地坐回到石凳上,呆呆地看着满地的残碎。

    “那要你命的家伙是什么来历?”

    “不清楚,反正来我这里闹了一回,用的是剑,怕我暗器毒药,就骂了我几句,你答应了,我就让人去约他,反正江湖规矩。”

    叶云生知道,只要对方答应了,他就是替老李去决斗的,输了,一条命就代老李还债,赢了,对方会放过老李。这当然就是江湖规矩,没有谁会坏规矩,被江湖中人知道了,江湖路也就不用走了。

    “药给我,时间地点,你来安排。”

    “明日上午,我让徒弟过来找你。”

    他先回家放好剑,一刻不停地带着老李的药,向东市赶去。

    清冷的街头,地面已经结成了冰,走在上面甚滑,他一步一步慢慢地走到东市口子上。

    张晴子正坐在酒肆里喝酒,从这边望过去,可见她的侧脸。他看着这张脸从天真的少女,到叛逆的江湖女侠,再变成了不甘寂寞的人妇。

    以往他十分喜欢看她的脸,喜欢看她线条明朗的脸颊,与那双藏着星辰的眼睛。

    可今夜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回书页 下一页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