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执法长老出现
底色 字色 字号

第15章 执法长老出现(1/3)

    此时,所有的目光都看向被断枪钉在墙上的烈战,从来没有人想到过,凭他炼真六重的强横实力,竟然有人可以痛扁他到这种程度。

    原本瘫在地上哀号的烈小楼,眼睛当中充满了惊恐。在此之前,他以为自己只是大意轻敌,所以才会被烈天阳所击败。但是现在看来,他跟烈天阳根本就不在一个等级之上。

    尽管两门两人都是炼真四重的修为,可是实力上的差距太大,简直是天壤云泥。

    狂扁烈战之后,烈天阳眼角的余光轻轻的扫向了烈小楼。

    此刻的烈小楼已经成为惊弓之鸟,立刻就感觉到了烈天阳目光当中的凛凛寒意,用一只尚且完好的胳膊撑着身体,连滚带爬的爬出了小院。

    他的那些随从,已经无人敢上前来搀扶他。

    烈天阳冷冷的对着那些侍卫说道,“不想让烈战死在这里的话,就把他抬走。”

    说完之后,烈天阳转身就要进入房间。

    “大胆烈天阳,你当烈家没人了吗!”

    一个声音高啸而来,声音中透出一片威严之意。烈天阳转身看去,那个声音,好想拥有实质一样,如波如浪,向前推进。

    这是音波,只有武道修为强横到一定地步的人,才能将真气打入声音当中,然后以波浪之势推送出来,传闻最多可至千里。

    不过这个声音的主人虽然尚且未到,但是绝对不会在千里之外,最多不过超过烈家。

    而且这个声音,烈天阳太熟悉了。因为这是烈家执法长老烈长空的声音。

    烈长空在三十六长老之中排名第三,对所有家族子弟拥有生杀予夺之权。

    烈战,正是他的直辖下属。

    就在烈战被烈天阳钉在墙上的那一刻,已经有护卫飞奔出去,将这件事告知了烈长空。

    果然,片刻之后,一个灰色的身影出现在烈天阳的小院当中。

    此人来得太快,甚至在他站在众人面前的那一刻,他以真气推送出来的声音还未落地。

    来人一袭灰色长袍,鹤发童颜,正是烈长空。

    执法长老烈长空用冰冷的眼神望着烈天阳,语气之中不带一丝感情,“烈天阳,你胆敢重创烈家的执法队长,还不认罪。”

    说话之间,一股威严大势,犹如泰山盖顶一样,向着烈天阳的身上压来。

    在那一瞬间,烈天阳几乎承受不住这种压力,跪在地上。可是就在压力袭来之际,他的甚至之中,自然而产产生一种反抗之力,丹田中的真气迅速反应,顷刻之间,就在他的身体按照一百零八小周天运行一周,将这股压力完全卸掉。

    所以,烈天阳面对这种气势上的压迫,只是肩膀微微一低,随即从压力之中突破而出,再次挺直了脊梁。而此时,所有站在小院当中的人,都承受不住这种气势上的压力,连续跪了下来。

    烈长空嗯了一声,显然,他没有想到,在他的这种气势的压迫之下,烈天阳竟然可以不跪。

    烈天阳轻舒一口气,说道,“执法长老明鉴,是烈战闯入我的小院,然后与我动手,小侄出手防御,实为自卫,实在是无可奈何之举。”

    烈天阳不是傻子,执法长老烈长空的武道修为已经到了炼真八重的巅峰境界,实力无比强横,不是他这一个小小的炼真四重的人可以抗衡得了的。

    “烈战,是这样吗?”

    烈长空问话之后,竟然没有得到任何的回答。转身看去,原来烈战虽然还没有陷入昏迷,但是眼神浑浊,显然神志非常的不清楚。

    烈战被击败之后,就连武道修为之心,也被烈天阳一语废去。此时的他,已经完全陷入癫狂之中。

    烈长空闷哼一声,烈战虽然还没死,但跟死无对证已经没什么两样。

    而且在他来到这里之前,已经问过一名侍卫,这件事的确是烈战出手在先。

    现在,更是无所对症,烈天阳说怎样,就是怎样。

    倒是站在院外的烈小楼,看到烈长空,双眼之中爆出一丝狂喜,“执法长老,是烈天阳先动手打伤了我,执法队长烈战才仗义出手,结果被这小子暗算,成了这样。”

    此时的烈小楼,一只胳膊骨断筋折,就是诬陷烈天阳最好的证据。

    烈长空双眼一眯,“烈天阳,这个你怎么解释,烈家宗法,严禁子弟私斗,难道你不知道吗?”

    “我跟烈小楼知识同辈之间的切磋,是我出手不慎,重伤了他。这个,的确是我不对。小侄愿对此负责,赔偿楼兄的损失。”

    烈小楼有叔父烈长空撑腰,胆子大增,“废话,这是我的一条胳膊,你赔得起吗?你——”

    烈长空暗叹一声,伸手打断了烈小楼的话。他的这一番回应,无异于已经承认是在与烈天阳切磋中受伤。

    既然是武道切磋,即使是受伤,也无可厚非。

    自己这个侄子的心机,远不及烈天阳,所以,多说无益。

    “无论如何,你出手连伤两人,这件事不能就此罢休,不然我烈家宗法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页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