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挑衅
底色 字色 字号

第1章 挑衅(1/2)

    流云大陆。

    流沙城。

    一座幽寂的府邸深处,池沼干涸,亭台破落。

    此时天边墨色压来。

    狂风之下,这个破落的院子,更显得不堪。

    一个少年在院子里,站如青松,不动如峰。

    此子烈天阳,是烈家的宗支嫡脉。

    可是十年前,其父暴毙。旁支趁机篡权,剥夺了他的嫡传身份。甚至将他驱赶到这种地方。

    但是为了母亲安定,烈天阳将这一切都忍了下来。

    静坐中,烈天阳不动如峰。

    忽然,一声惨叫传来。

    叫声尖锐、凄厉,几乎刺穿他的耳膜。

    烈天阳蓦地一惊,浑身一颤。

    “是母亲的声音!”

    他闪电般窜起,几步就跨进了后院。

    砰的一声!

    后院的屋门被踢开。

    烈天阳顿时就被眼前的一幕给惊呆了。

    就见母亲一脸惊恐,正在被一个人从后窗拖出。

    而拖着他的那个人,是府里的三等奴才,烈苟。

    烈天阳登时暴怒。

    “狗奴才,给我住手!”

    见事被撞破,烈苟嘿嘿一笑。

    “这不是天阳少爷吗!怎么,是我打扰到您练功了吗?”

    “狗奴才,你要做什么?”

    烈苟嘿然。

    “这不是看您母子闲的无聊吗,小人特意来给两位找点乐子!”

    一个奴才,居然胆敢如此羞辱主人,绝对是奇耻大辱。

    烈天阳气的眼眦欲裂。

    “混蛋!我要杀了你!”

    话音未落,呼的一拳,朝烈苟砸去。

    烈苟轻蔑一笑,就在烈天阳拳锋砸到之际,他的身形鬼魅般一闪,人影瞬间消失。

    砰的一声。

    床头的木板被砸的粉碎,烈天阳的一只拳头,也被碎木刺的血肉模糊。

    烈苟再出现时,人已在门口。

    “烈大少爷,这个炼真二重的废物,还步入我这个奴才,真是浪费了你那死鬼老爹喂你的那些天材地宝。”

    烈天阳暴怒,浑身颤抖。

    “烈苟,有种你别跑!”

    “好,我就给你一个机会!今天你要能追上我,我就任你处置,绝不还手!”

    说完,泼风一样,冲出了后院。

    烈天阳紧随其后,追了出去。

    其母想要叫住自己的儿子,可是为时已晚。

    两条人影,一前一后,迅速地消失在了夕阳的余晖里。

    流沙城外,紫竹之林。

    八百里紫竹林,宛如一块无暇的紫玉,嵌在流沙城的东北方向。

    此刻,夕阳已坠,浓云聚集。

    紫竹林上,黑云滚滚,雷声阵阵。

    就是在这暴风骤雨前夕,两条人影,流光一样,飞窜进了紫竹林。

    竹林深处,烈苟悠然止步。

    片刻之后,烈天阳才匆匆而来。

    他的武道境界,要远低于烈苟。

    刚才一路狂飙,只是仗着一口怒气支撑。

    此时停下来,他就觉得浑身酸痛,几乎脱力。

    反观烈苟,神色悠然,仿佛闲庭信步。

    “废物果然是废物,连走路都这么慢!”

    烈天阳狂喘。

    “烈苟,你怎么不逃了?”

    “逃?”烈苟一脸戏谑之色,“我为什么要逃!现在,要逃的应该是你吧!”

    他的语气森然。

    烈天阳顿时惊出了一身的冷汗。

    他已经隐隐嗅出了阴谋的味道。

    此刻,竹林稠密,四野无声。

    往日里静谧、祥和的紫竹林,此刻却显得阴森、诡秘。

    烈天阳打量四周,本能地后退一步。

    这个时候,身后陡然窜出一条人影。

    “来都来了,你还想走到哪里去!”

    烈天阳一眼认出,那人正是烈苟的主子,烈武。

    主奴两人,一前一后,将烈天阳的退路全部封死。

    此时,烈天阳终于意识到了危机所在。

    “你们是故意引我来这里的!”

    烈武嘿然,“你猜的没错!这个局,就是专门为你而设的!你老爹死了十年,你就在烈府窝了十年。居然像条狗一样,一步都不肯出门,让老子没机会对你下手!”

    烈苟冷哼一声,接道:“你怎么都不会想到,我们少爷奇思妙计,把主意打到那婆娘身上,果然把你钓了出来。阳少爷,你今天就认命吧!”

    烈天阳恍然,原来一切都是阴谋。

    “烈武,你我两人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设计害我?”

    烈武冷笑一声。

    “为什么,当然是因为你的嫡传身份!前任嫡传宗主的儿子活着,你说现任宗主会不会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页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