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一十九回 圣迹
底色 字色 字号

第九百一十九回 圣迹(1/2)

    在白玉碑面前,太多的人耗费了青春,获得了事倍功半的效果,甚至是无所获。

    在卦洞里,迷路是常有的事,为了能够获得称心如意的功法,忘乎所以的寻觅和修行是平常事,至于不必要的争端和杀斗,也是时有发生。

    “哇,快看,有人获得功法了!”正在这时,一道洪亮的声音打破寂静,令整个卦洞的人都沸腾起来。

    尽管每日都有幸运儿获得功法,但闹出的动静还是很大,甚至是让听到消息的人激动万分,总觉得自己再努力一点就能获得白玉碑上功法的认可。

    项剑、东方小宝一行人也是颇为吃惊,毕竟说到功法传承,他们也是从未亲眼见过。

    只见一名高瘦的男子端坐在白玉碑前,有点像是在面壁,也好似在照白玉碑这面“镜子”。

    那男子浑身散发着光芒,气息和弄出的动静都很大,让旁人一看就知道他获得了奇遇。

    “《镇巫功法》?他居然获得了中阶镇巫功法,气运实在是好啊!”一名围观的道。

    “不错,只可惜选错了时候,给我杀!”一名巫师喝道,旁边六七个巫族就亮出兵刃,要将那名妖族给斩杀。

    “不好,要杀人了,快躲开!”

    “哇,有热闹看了,如今妖族和巫族势不两立,一见面就会厮杀到眼红,那人可惜了。”议论纷纷传来,但作为看客,大都没有出手的习惯,似乎见怪不怪了。

    “住手,趁人之危算什么本事?你们巫族的人就不怕也在获得功法传承的时候被妖族杀掉?”这时,一道正义的声音传来,项剑又要多管闲事了。

    “你区区一个人类,连修为都没有,凭什么仗义执言,要救这妖族之人?莫非你嫌自已命太长,要和我们整个巫族作对不成?”那名巫师道。

    “作对?幸好你提及,那又如何?行事如此鬼祟,连个正大光明的挑战都不敢吗?滚,趁着我心情还不算坏,可以留你们一命!”项剑冷冷道。

    “多管闲事,我看你找死,杀!”巫师一声令下,几名巫族之人纷纷举刀拿剑上前,势必想将这碍事者分尸。

    他们的刀剑锋利的砍斩在项剑身上,只听清脆的声音传出,咔嚓之声过后就是叮叮当当的落地声,几人的刀剑像斩在精金上,直接被震断成了几几节碎片。

    “哼,真是讨嫌!”项剑右手一出,拳头飞快出击,仅凭肉身力量,就将这几名巫族之人打得鼻青脸肿,满地找牙,哼哼不断。

    “你……你敢动手?”巫师有些惊愣住了,但还是马上反应过来,将属于自己的巫族功法施展了出来。

    “幽光破洞——绝杀!”巫师手中长剑一挥,刃上幽光焕发,一道凶煞之威尽显,毫无保留地斩向了项剑。

    “普通的拳头,揍你足够!”项剑说着,猛然挥出一拳,拳劲如疾风骤雨,以力破万法,无惧的轰拳直接与巫师的斩击相撞,但拳头像一座无法撼动的山岳,不仅破了剑斩之威,还击碎了长剑,揍在了巫师的脸上。

    活生生的打脸,揍得他像猪头,只能满地打滚。

    “还不快滚,如果再让我碰到,我就见一次打一次,直到打得你们忘了自己是谁为此。”项剑咔咔捏着拳头道。

    巫师和几名惨不忍睹的手下狼狈不堪地爬站了起来,看着项剑,似乎像是在看一头巨兽,他们明明没有看见这家伙使用玄气和任何道术,可作为都有人神境修为的自己人却毫无还手之手,焉能不令人心生畏惧和警觉。

    “你……你这恶魔,有种就留下名号!”巫师道。

    “名号?那你可要记住了,我的名号叫耶耶。”项剑道。

    “耶耶?什么破名字!”巫师道。

    “乖,猪头孙子,叫耶耶什么事?”项剑恶趣味的问。

    “你……你这混蛋,咱们走着瞧!”巫师气不过,但也知道好汉不吃眼前亏,带着巫族的残兵败将就悻悻而去了。

    袖手旁观的看客们也一哄而散,似乎再无兴趣。

    “多谢相助了,少侠!”这时候,那名悟得功法的妖族青年终于结束了传承,站起来向项剑拱手作谢。

    “要谢就谢你自己运气好又遇上我们吧,我们也是凑巧而已。”项剑道。

    “我叫伊不凡,如果不嫌弃,以后遇到我能帮忙的事情,都可以提,我绝不推辞。”高瘦青年道。

    “好吧,我也不便驳你的心意,你打算出妖巫祖庭了吗?”项剑问。

    “那是自然,毕竟在妖巫祖庭只能获得一门功法,再耗下去也无意义。”伊不凡理所当然的道。

    “哦,那你自己看着办吧,不过我善意提醒,如今妖巫敌对,恐怕会不死不休。还有,据我们观察发现,这妖巫祖庭的功法并不是只能获得一门功法。”

    伊不凡撇了撇嘴,但还是道:“多谢告知,不过这妖巫祖庭的确是只能获得一门功法,这是谁也改变不了的事实,你为何会这么说,莫非……?”

    “当然不是,我们才进来,不过有了些头绪,或许白玉碑本身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页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