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一十八回 侍碑者(七)
底色 字色 字号

第九百一十八回 侍碑者(七)(1/2)

    在很久以前,世界上所有的动物都是白色的。有一天,兔子做了个梦。梦中有个白胡子老人告诉他,在冬天下雪前,如果能赶到东方的彩虹山,找到彩虹姑娘就可以满足自己改变颜色的愿望。

    白胡子老人还告诉说,去彩虹山要经历很多的艰难险阻,要做好足够的准备。

    第二天,兔子把自己的这个梦告诉了山里的动物们,大家议论纷纷,有的说要去试一试,改变一下自己的形象,有的则害怕困难。

    在大家议论的时候,兔子没发表言论,因为他知道自己最害怕吃苦了。

    最后,因为猴子的积极倡导,并且要给大家带路,决定要去彩虹山的动物第二天清晨就出发,当然由猴子带队。

    大队动物浩浩荡荡出发了,不过没有兔子,因为他怕吃苦,另外他也不太相信自己的梦。

    炎炎的夏日过去了,凉爽的秋天也过去了,冬天的脚步快临近了,还不见去彩虹山的动物们回来。

    兔子在家里幸灾乐祸地想,“这些傻帽,不仅没实现愿望,连小命可能也陪上了,唉!谁让他们那么相信我的梦呢?我可没让他们去,是他们自己愿意的……”

    兔子正在想着,只听外面锣鼓声震天,出门看时,兔子真的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狠狠揉了好几次,才认出了面前的这些伙伴。

    最吸引兔子眼球的当数孔雀,在锣鼓声中,孔雀展示着七彩的羽毛,真是太美了,是超乎兔子想象的漂亮。

    狐狸的红色也让兔子吃惊,光泽耀眼;猴子跳跃着在宣讲着路上的见闻和感受,那一身很绅士的棕色让猴子多了些稳重的感觉,品位似乎也大增,一路上的经历显然让猴子锻炼出了领导的才能;还有那豹子,黄的高贵,而点缀的黑点显示的是豹子的个性;更让兔子奇怪的是,马的家族更是花样翻新,各个都有自己喜欢的颜色;在看那老虎,染的颜色尽管和豹子相似,可是又有不同,条纹更显出力量和威武,尤其是头上还写了“王”字……

    兔子的眼睛应接不暇,谁都那么漂亮,谁都那么有特色。

    遗憾占据了兔子的心胸,悔恨简直让兔子痛不欲生。

    正在这时,大熊猫慢悠悠地走了过来,看到了兔子嘴里还念念有词,就问:“兔子,你怎么不去彩虹山呢?我在路上的困难总算坚持下来了,看我染的颜色怎么样?我觉得我胖,染的太花哨也不适合,就染了个不过时的黑白色。我觉得挺好的。”

    兔子看了大熊猫的颜色更生嫉妒,那么胖的体形竟然也可以染得如此高雅,简直气死兔子了。

    正在气头上,大公鸡迈着骄傲的步子,抖着光鲜的羽毛走了过来。大公鸡看到兔子说:“小兔子,看我漂亮吗?这都得感谢你,大家托你的福,知道了彩虹山,都染上了自己满意的颜色……”

    大公鸡还在说着,兔子越听心里越不是滋味,自己做的梦,受益的是别人,无形中又增添了对自己的责怪和痛恨。

    公鸡看兔子没和自己说话,就多看了几眼兔子,“呀!兔子,你的红眼睛真是别具一格啊,像两颗红宝石,太好看了,你真聪明。”兔子不明白公鸡说的是什么,也不知道怎么回答,公鸡生气地说:“眼睛红了,就看不起人了。”说着走了。

    兔子急忙跑回家,照镜子一看,哎呀!自己的眼睛真的变成红色了。

    别人不知道兔子的眼睛是怎样变的,只有兔子自己知道原因,但是他从来不和任何人说。

    兔子知道不应该说,不好意思说,也不能说。所以这个秘密就一直不被知道,于是灵机一动,给自己改名“赤兔”,努力修行,后来才有机会进入这妖巫祖庭。

    灵狐坐才白玉碑前痴于学的是《七杀术》,是与曾经有关。

    很多年前,清水山有座古观,观里有个老道长,年约七十。

    这一天,门外来了一个人,手里拎着一只狐狸,这人说他是山下村里的猎户,这只狐狸是拿来放生的。

    说完那人放下狐狸就走了。老道长看着狐狸,似乎明白了什么。

    那人走后,老道长解开绳子就把狐狸放了,可没想到这只狐狸围着他转了几圈后却站在那不走了,老道长也没再管它。

    从此,这只狐狸就一直待在道观里,整日跟在老道长身后。观里的人不管道俗,见了无不称奇。

    几年过去了。

    这天,那只狐狸趴在老道长的身前,老道长看着它说:“你的心意我明白,我这就叫人送你走。”说完老道长把徒弟们叫了过来,“你们把它杀了吧。”

    徒弟们一听都惊呆了,可又不敢违背老道长,只好把那只狐狸带出来。众人都不忍心杀它,就把它关在了后院的柴房里。

    两天后,没想到这只狐狸偷偷的跑了出来。

    老道长看到后大惊失色,对徒弟们说:“你们没杀掉这只狐狸,可是要出人命的!”说完,老道长带着那只狐狸下山了。

    老道长来到山下的村里,村东北有一户姓古的人家。古家媳妇躺在床上,生了两天了还没生出来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页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