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谍血红
底色 字色 字号

第9章 谍血红(2/2)

光。待众民发现时,却是一切已迟。

    村民急划区隔物,才将火势止住,但方圆五里竹区,尽化灰尘,村邻一众也损失不小,被迫重葺。

    毛子父亲大怒,亲手用棍打死了毛子,毛子母亲上吊缢死,毛子父亲从此醉酒发疯,不到半年,也坠水溺死。

    从此,武次第与顶剑成了孤儿,两人作伴打猎,自给自足,还济村乡,所以两人口碑甚好。

    约伴同猎,迷路遇缘,也属非常。

    三人谈天说地,叙古论今,无所不畅,准备远出为事,不负青春。

    “哒哒哒……”

    三骑奔过竹林,穿过草地,越过河流,星驰在漫卷的黄烟道上。

    “大哥,南巢之地已近了!”

    “二弟,隔世情缘爱相随,人间真心度虔人。三弟实为不易,我们快点!”

    “好嘞,驾!”

    “大哥,二哥!可慢些,容我理下思绪。”

    “无妨,天涯海角梦十八,十八相别十八思,三弟尽可宽心,千里缘份隔世情,一切尽在相见中。”

    夕阳余晖,金黄的流光充泻着天下,给万物镀上了一层薄薄的华丽的纱金,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小山林的阔地上,七八间草屋屹立,是孤单的,也是落寞和萧条的。

    陋室无声,死寂的沉,像没有活气和勃力,不过偶来的鸡鸭杂吵声与水洼鱼浪波,给死寂的环境平添了一丝活气和生机。

    不远小河边,一排排蔬菜果木,丰盈硕实,长得都挺好。两个女人正在浇水、除草……

    这时,三骑拖着响蹄与疲尘,一道远处而来。两个女人有些惊慌,其中一位长着一张无瑕中年脸的面颊上,有着警惕又忐忑的心。

    这地方没人来过,有的只是飞鸟和跑禽。

    项剑三人策马上前,“烦问两位夫人,不知此地可为南巢?”项剑敬施一拜问道。

    妇人答道:“哦,三位公子远至僻地,甚是难得,此处正是南巢。”

    武次第笑应接问:“那敢问夫人,可知方圆之地有何人家,或者是姓有施姓妺的人氏?”

    两妇一闻,面面相觑,“地偏人稀,尚未可知,众公子见谅。”

    “既如此,那打搅了,再会!两位兄弟,我们走吧。”项剑也催马随行。

    薛剑于马上量思片刻,把两妇女仔仔细细的看了个遍,使得两人都有些站立不安。

    薛剑突然惊喜万分,跳下马背,高兴的高声叫道:“喜儿,我……我终于找到你了!”

    (本章完)
上一页 回书页 下一章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