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谍血红
底色 字色 字号

第9章 谍血红(1/2)

    孤竹山,不是因为竹子少,恰是缘于竹子太多而得名,生活在这里的人们心性孤傲得如竹子的节,所以叫‘孤竹山’。

    商汤问道天下,但这无际边的竹海,散居此中的村落,他却是辖治不到的。

    呱呱的小男孩着地,便把亲娘给难产死了,他的老爹有些怪他,因为老爹宁可要妻子,也不想要‘竹儿’!可妻已死了,儿子还得养。

    薛剑不管老爹唤名‘竹儿’,但自己却依旧叫‘薛剑’。

    他幼小的个子在竹竿上吊来甩去,唬得老爹命遗半条,于是只好在邻人们的箴劝下,放弃习武。

    累呀,十来岁得挑水、打柴、做饭,忙得无暇偷练武功;苦呀,吃素笋,咽粗粮,食野菜,荤也难开一次,打牙祭硬是要熬三五个月。

    营养跟不上,个子小,家穷!十三岁,薛剑开始捕鱼、射鸟、捉野鸡、追兔子,伙食好了,人长高了,爹也老去。

    十七岁,薛剑开始变俊,体格加健壮,身手也勇猛了,打的猎物够全村过活。小妮妞、小崽子们整天缠着他,“剑哥哥,我要吃烤鹌鹑!”“薛哥哥,我要只小野鸡养!”……

    当夜深人睡时,他再以竹剑练武,梦里也会想起那位远隔的伊人,可惜商汤胜得天下后,他听人说,“那祸水去了南巢!”她不是祸水,桀才是祸根!她是无辜的、无奈的,她别无选择。其中成汤、伊尹这些明君贤臣,也不肯宽恕她。他爱她,无条件的爱!所以他准备去找她。那个前世相约,今生可见的她——妺喜。

    竹海有多大,薛剑不是很清楚,也从未有一次太远距离的走测过。

    家里饲养了许多牲畜,他为老爹安排好了一切,就在众人不舍的相送眼光中走远了。

    理由很简单,他说要出去看看……

    行了一天,他烤着肥大的山鸡,看着无际的竹林,心中盘算着路程。

    这时,只听几匹马蹄人步响来,而且愈来愈近。

    不会儿,五人各牵一马转出林来,似为打猎青壮,因为他们的马已驮满禽物。

    “咦?有位兄台在烤肉?”

    “要不咱们也歇下,烤些充腹?”

    “甚好,我正有欲食!”

    “唉!迷路不打紧,只是天色向晚,若下雨,岂不很糟?”

    “放宽心,再大的竹海,也是有法子的。先填饱肚子,顺便整休一番,再作良图!”

    “只好如此了!”

    五人相互说着话,还取物升起了火。

    “兄台,知道孤竹山西涧怎么走吗?”这时,用刀剥羊皮的一个精壮侧头问不远处的薛剑。

    薛剑食着鸡腿,几息后才应答,“此乃孤竹山北涧边沿,阁下向左即可!”

    “多谢,多谢!咦?兄弟烤鸡手艺奇妙高绝,实在令人佩服,如此美味,独享岂不可惜?”

    薛剑微微一笑,将烤好的第二只烤鸡拿递过去,“阁下好眼力,请用!”

    “那多谢了!”精壮便要取。

    “二弟!”他旁边烤兔的一青年男叫道。

    “大哥放心。”

    精壮取了肉,狼吞虎咽的撕咬起来,可是不久,他便独自哽噎泣泪起来。

    “怎么了,二弟?”

    精壮看着青年男,又瞧了瞧烤鸡:“我……我在回味烤味,对,就是烤鸡!这种味道……咦?这……”

    精壮突然省悟似的,用惊诧迫急的眼光瞧着已回到火堆边继续烤鸡的薛剑。

    他倏的拔刀起身,猛虎般向薛剑扑攻而来。

    “二弟,住手!你干什么?”青年男急喝声。

    精壮不听,誓要逼薛剑玩命。

    薛剑一急,将烤鸡棒一搁,叱道:“干什么?”

    精壮不听也不言,只顾狠命攻击。

    薛剑见此,操起家伙就化解开来。

    两人一个劲力极大,一位轻功捷妙,攻拆之间,来来回回,死力斗了近两百合,虽皆已气喘吁吁,但双方却惊喜万分,兴奋的无以言表。

    即使是精壮男的大哥瞧了,也是比发现大宝藏更兴奋,他喜极而泪,激动得无法形容。

    “三弟……”

    “二哥……”

    精壮与薛剑相拥相泣,两生情怀,隔世友谊,比亲兄弟亲,胜父母爱浓。

    “大哥,是三弟啊!是三弟……”

    武次第激动万分,热泪盈框,急跑上去,三人相拥而泣,情不自已。

    “三弟……”

    “大哥,二哥…!”……

    原来武次第和项剑同降生为邻居,两人自幼相持,不分彼此。

    四年前,两人出门挖笋作菜去了,于高山上忽见村中烟火冲天。两人急回家一看,却是惊悔万分,痛恨不已。

    原来在午后众人歇睡时分,村里小孩毛子捕到一条大鱼,于是在两家房屋附近升火烤鱼。

    但干叶遍地,丛草众生的旺期本来风又大,结果熊火随风蔓延,将两家人畜烧了个精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页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