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剑出英风
底色 字色 字号

第6章 剑出英风(1/2)

    经多方打听方知,夏桀率众出猎,不意与大部队走散,误到婉玉住地,见其美丽,便欲施暴,迫致婉玉撞石而亡。

    女婆好心埋葬后,其夫欲霸占屋室,女婆不应允,在迫无奈之下,与夫争执,双双滚落泉涧而死。附近农夫遇之,合埋一处。

    项剑大恸,丧事毕,誓杀夏桀。

    不料三侠村来信说其父亲病故,继母速让归家,项剑只好忍恨回三侠村。

    武次第听说成汤被桀囚禁,让薛剑去散发盗集之财,自己去商地探听虚实。薛剑散尽财,独闯王都斟鄩,欲替婉玉报仇,解救成汤。后来薛剑受创,滞于王宫。武次第与项剑前往王都,会上伤愈的薛剑。薛剑陈述桀左右护卫的利害,于是三人决心先救下成汤,故才有与断羽之战。

    人生有太多的无奈!在不公平的制度下,只有江湖上的侠,方能直接有效的改变微小的尴尬局面。项剑三人是江湖史上最早的侠、雏形大剑侠。

    三人几年的江湖救济,铲邪扶弱,快剑正义,贫民大众们敬仰万分,把他们的行为用新生敬词尊谓,取名为‘侠’,而带剑的三人,功劳非常大,是为‘大剑侠’。又因侠来无影,去亦无踪,神秘而受人崇拜,故又唤作‘大剑客’。

    近年因有人也争相效仿,故又诞生出一些侠士,当然,其间不乏有沽名钓誉、伪虚之辈。而武次第三人,在享誉崇望尊名之时,也让奴隶主们惮而懑恨,甚欲翦除。

    三人看着武雪仪快乐的面容,不禁黯然神伤。

    世间还有多少黑暗的角落需要温暖的阳光照射,又有多少苦难的人们亟待支助?观念上的奴隶烙印,是否需要一位贤明的新王才能改变?这种压榨剥削的苦难世间,要到什么时候才能成为真正的乐土?

    武次第三人边催马,边思考着前行的方向。

    正在此时,前岔道传来各种金属交响的声音,叫喝惨谩声夹着微冷之风,伴演出一道凄丽的染血景观。

    项剑蹙眉与武次第、薛剑相觑,心中主意已定。于是鞭马奔进,准备观一观态势。

    两伙精卫围着一队人打!压倒式的退败让义伯甚为担忧。因为这趟所押运的两千兵器是商国的压底箱,如果落入韦囯和顾国,后果真不堪设想。眼看大势已去,义伯不禁有愧对主公,愧对苍生之意。

    正焦急无计时,却见有黑白灰三条魅影闪至,快捷果敢且杀伐精准实乃义伯平生未见,平生未曾想,未敢想。

    十几息过后,韦、顾国两队人马合三百余人却是已纷纷重伤逃命。

    义伯惊喜万分,急叩礼上拜道:“多谢侠士相助,老朽万分感谢!”

    “老公不用客气,在下项剑,这两位乃我义兄弟武次第、薛剑,巧遇在此,顺手而已,何来大礼相谢?”

    义伯闻后大喜道:“原来是三位大剑侠,失敬!失敬!”

    武次第疑惑问,“阁下何以知我等?”

    “三位大侠有所不知,我家主公成汤回城,言及三位救命之恩,不胜万慨,故老朽义伯知晓三位大德。”

    薛剑三人大惊,施礼道:“原来是商国股肱,在下失礼!”

    “不敢!不敢!”

    “对了,义伯何以至此?”薛剑收剑相问。

    义伯看着残卫伤士,叹息道:“此事说来话长,唉!还不因履癸暴虐,众部族国相勾相残,主公兴国悯民,不忍苍生苦难,欲卫正道,结友谊之盟共同伐夏,然招兵容易,得武器难。左相伊尹令人暗在外地采铜冶炼,锻得两千余兵刃,近日让老朽隐秘押回,但未料遇履癸心腹韦国、顾国合兵攻劫,若非三壮侠危难相救,老朽必误商国大事矣!”

    项剑三人一听,且惊且喜。

    薛剑笑着兴致道:“如此看来,天下万民可幸也,我等早盼如此,真乃壮哉!”

    武次第大喜道:“商汤真不愧为贤民之主,我等何不助之?”

    薛剑想了想,道:“这样吧,我先把武老伯送回三侠村安顿,然后至商援手。”

    项剑点点头,道:“甚好,我助义伯回商地亳。”

    武次第思忖几息,笑言道:“商汤欲攻夏都,必先翦除履癸党羽,这样吧,我去把葛国、韦国、顾国、昆吾国、方国能人都诛掉,以畅商军攻道!”

    义伯一听,喜极而忧,“这……这太好了,可是武大侠,你岂不很危险?”

    武次第三人相视,会意一笑,便各自行动起来。

    薛剑与义伯、众伤卫押护着十几车武器,不敢懈意。蹄马未息,夜不长留,经过日夜奔赶,终于平安的抵达了商地亳。

    成汤、伊尹、仲虺、仲伯、终古等众亲自前来接迎,并设宴犒劳薛剑。众人商议决定:全军整装待命,随时攻打葛国。

    武次第蹑身潜入葛国国城,三更时分,将葛国善谋者暗杀于寝榻之上。五更近,把葛国能征惯战之人尽皆刺亡在营帐,还一把火焚了葛国最大的粮仓。

    翌日,葛国上下大震惊,派遣大量兵马追捕揖拿可疑人士。当众路兵马悴心劳力,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页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