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底色 字色 字号

第17章(1/3)

    荣恩伯深受当今陛下的器重,所以虞听风在太医院要点药还是比较方便的。

    秦锦的脑子转的飞快,她是三天两头就生病的人,被人照顾惯了,扶着萧衍坐下之后,就马上转身去看桌子上放着的瓷壶,“这发热的人要多喝水。”她学着平日里剪雨她们罗嗦她的样子对萧衍说道,她拎起了瓷壶,摇了摇,是空的。

    “双喜,去弄点水来。”秦锦对垂手站在一边的双喜说道。

    双喜瞬间就囧了,难道郡主殿下忘记他们两个是翻墙过来的吗?他上哪里去弄水去,这来来回回的,真当侍卫所里的侍卫们都是死人啊!他被发现不要紧,也就一顿板子的事情,可是秦锦若是被发现了,那可是要惊动太皇太后和皇太后了。

    “怎么?”秦锦见双喜不动,回眸瞪了他一眼。

    双喜无奈只能自认倒霉的接过了水壶,“奴才去弄水,郡主您这里一定要当心啊。不要被人发现了。”以太皇太后和皇太后对郡主的上心程度,如果秦锦被人发现了,只怕萧侍卫,还有他自己的脑袋就要不保了。敢将她们两个的心头肉给偷渡到侍卫所里,双喜只觉得自己性命堪忧啊。

    冲动是魔鬼,以后不管怎么样都不能答应郡主做这么危险的事情了。

    双喜从窗户翻出去,秦锦瞬间就觉得有点尴尬。前世不是没和萧衍如此面对面过,不过那时候她已经是高高在上的太后,而他是“逆贼皇帝”。

    秦锦记得有一次萧衍喝的酩酊大醉,就曾经闯入过她的坤宁宫里,还将所有人都给骂了出去。

    那个时候就和现在一样,他与她面对面的就这么一个站着,一个坐着,只是那时候站的人是萧衍,而坐着的人是她。

    她还记得自己吓坏了,萧衍平日里不苟言笑,脸上也没什么表情,但是那一次他却双眸赤红的看着她,活像要将她给生撕了一样。

    她自己虽然吓的双腿直发软,却还是依然假装十分镇定的瞪着他。

    她清楚的记得他的手朝她伸过来,捏住了她的肩膀,捏的她觉得自己的骨头都要碎在他的手里,她虽然痛的眼泪都出来了,却依然死死的瞪着他。

    她觉得萧衍大概是想掐死她的。

    可是等到她瞪的眼睛都酸了的时候,萧衍忽然长叹了一声,一头栽倒在她的身侧睡了过去,他的力气很大,这一倒也将她按倒在了床铺上,差点没将她压的背过气去。

    萧衍真的很沉,她怎么推都推不开他的手臂,他即便是醉的已经不省人事了,还是死死的将她压住,让她一动都不能动。

    她气急,拔出了头上的金簪照着他的喉咙就戳下去。

    她长那么大,即便是萧呈言那个王八蛋也没敢对她这么不敬过。

    金簪在靠近他喉咙的时候忽然被他抬手挡住,生生的戳在了他的手上,瞬间就戳出血来,血珠温热,飞溅在她的脸上,吓的她都快要晕过去了。

    秦锦以为那一次自己是死定了的。萧衍这人行伍出身,杀人不眨眼。当了皇帝之后更是叫人敬畏有加。大概大梁朝敢如她一样这么对萧衍的都已经成坟上长草了。

    结果萧衍只是稍稍的睁开了一下眼皮,拿赤红的眼眸扫了她一下,低低的说了一句,“原来你是真的很想杀朕。”说完这句话之后他就再度睡了过去。

    秦锦现在回想起那一夜来,都会觉得浑身汗毛直竖,那一次她明白“煎熬”两个字到底是怎么个意思了。

    悲愤,羞愧,忐忑,还有恐惧死死的抓住了她,萧衍就如同一头狮子一样沉睡在她的身畔,她的头上当然不止一枚金簪,但是她再也没有勇气去刺萧衍第二下。

    她惊恐至极,身体也不争气,竟然最后她也睡着了,到了第二日清晨醒来的时候,她发现自己安安稳稳的睡在自己的大床上,衣衫完好,就连脸上的妆容都没怎么变过,而折风她们四个人就恭候在床畔,如同平时一样。

    萧衍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离开了她那里。

    宛若一场噩梦。

    坤宁宫里里外外的宫女太监除了折风和双喜他们几个没有被换掉以外,其他的人全数消失不见。若不是萧衍将坤宁宫里的宫女和太监都换掉的话,秦锦真的以为自己那一夜只是做了一个噩梦而已。

    “殿下?”萧衍的声音略带沙哑,他见秦锦看着他在出神,不由低头看了看自己。

    萧衍一看自己顿时就觉得自己不妥了,天热,他在屋子里只穿着一件单薄的中衣,衣带也有点松散,衣襟略开,露出了一大片胸膛出来。

    虽然现在秦锦年纪小,不过人家是郡主殿下,在宫里是娇生惯养的,哪里会接触过其他的男人,自己的这幅样子落在她的眼底一定是吓到她了吧,所以她的目光才会那么的诡异,似乎有点恐惧,又有点不安。她在怕自己。

    萧衍赶忙拢了一下自己的衣襟,顺手摸了一下,从床尾将被他叠放在那边的侍卫服拽了过来,准备穿上。

    “行了别穿了。”秦锦被萧衍叫了一下,这才算是回过神来,她见萧衍要穿衣,马上抬手按在了他的手上,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页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